发觉自己孩子的班主任是我曾经的一位肉体病患者,能办?

80102024/4/21 19:50:0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我要回复
纳喇绮玉2022/1/29 14:05:58

我为有你这样一位同道感到羞耻和遗憾!

如果你真是一名精神科医生,怎么会提出一个如此小儿科的问题?

你难到不知道精神病也是完全可以治愈的麽?

一个被治愈的精神病人,享有和我们其它任何一个人同等的权利,包括工作的权利!

你难道没有认真地学习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麽?

你的问题已经涉嫌泄露病人隐私和歧视精神病人。

不仅没有职业道德,你还涉嫌违法你知道麽?!

希望你就此收敛!

最后做为同行给个你友情提示:

如果因为你的所做所为(包括这次在“今日企业旺旺”影响这麽大的媒体上所提的这个如此愚蠢的问题)而诱发该老师病情复发,你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病人发病期间肇事肇祸是不负法律责任的)



锺离友菱2022/1/29 14:05:58

有精神的老师,真的那么可怕吗?如果现在有问题,他也不可能站在讲台上。我们应该多给些鼓励,信心。要不,事后我们真的后悔来不及。

记得我初中女班主任老师,个子不高,小鸟依人型的。瓜子脸白皮肤。人蛮可爱,善良。经常带我们唱歌。有时唱着唱着把自己唱哭。一周讲一篇世界名著小说。对有生活问题的同学关怀备至,反对拖堂。曾对数学老师当堂说也不在乎这几分钟,让孩子多活动活动。

这么好的老师,却遭来了一场灭绝人性打击。

不知是那个人告到学校,说老师曾经有个精神史。当天,老师不允许教课,老师被分配打铃。新接任的老师居然对我们说,以后谁也不准接触那个班主任。后果自负。当时感到讬异,好端端一个老师,怎么会这么对待。即使有病,那也是过去。

从此,老师被孤立起来了,人们远远地躲着她,生怕被无端打到了。每次看到老师孤单独影,落莫无助的眼神,我心碎欲裂。每次喊一声老师好,她都低头慌张点头。但每一次看到老师,她有多么想和我近距离交流。

就在这年的暑假,我们可爱又可怜的老师投河自尽。再也找不到我亲爱的老师说声老师好。如果一个已经正常的老师,为什么不能被别人理解关怀呢,他们真的那么可恨吗?为什么要往别人刚好的伤疤上再下痛手呢?

我想,你既然已医治好了别人,别人已正常上课,往事就不要提了。给别人一个机会,别人也会对你孩子更加关怀的。

巫马高轩2022/1/29 14:05:58

这个确实让我愣了一下。

不过我觉着应该先问你一个问题:

他是你的患者,你把他治好了吗?

你问的这个问题似乎感觉你对自己的病人很怀疑,那你怀疑过自己没呢?

当然,这是一种很特殊的病,可能很难完全治愈,但是你最起码可以评估出他目前是否能够胜任这个工作。看到你的这个问题,看来在你的评估下,他是不稳定的。

那么,只要一丝的不稳定,可能造成对学生的损害,首先要做的应该是保证孩子的安全。

但是,老师也是人,他曾经有过,并不代表现在会有,能够用你的专业帮助他也许会更好。

公叔映秋2022/1/29 14:05:59

如果你发现孩子的班主任有存在复发的迹象,或者仍然存在足以影响她授课的残留症状,你可以跟她谈一谈,建议她进一步治疗。如果她现在完全正常,那么作为精神科医生你在担心什么?你应该担心什么?

精神科医生应该必备的素质

其实我很怀疑你真的是一名精神科医生,因为在所有的精神科医生看来,精神病这个词是具有一定歧视色彩,名词没有错,但社会上人们对“精神病”这三个字的认知存在普遍的偏差。所以精神科医生一般不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的病人,我们一般都是直接叫患者的名字,或者称其为患者。

都说医生起码要有爱心,那么精神科医生就是一个需要大爱的职业,在精神科,医生们一直遵循的规则是偶尔去治疗,常常去慰问,总是在关心。每一个精神障碍患者,都是一个“苦命人”,因为自身精神疾病,很多人脱离了原本的生活轨迹,每一个能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的人,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而且正在承受相当的压力。

我的精神障碍患者

曾经我的一名非常出色的患者,双大学研究生毕业,被破格招入部队,在军训期间发病被退军,回到家后经过了长时间的治疗,她自己也克服了很多的困难,最终完全的缓解了所有精神症状,还考入了事业单位,去年来找我说自己又考入了教育系统的人才引进计划,成为了一名小学教师,我也替她高兴,因为当老师是她多年的心愿。

我的绝大部分出院的患者都成为了我的好朋友,很多人经常和我通过电话或者交流一些在治疗上,或者生活上遇到的麻烦,我也很乐意给她们一些专业的建议,因为她们的努力,在我这个亲历者看来,真的很值得尊重。我们的社会也需要给她们足够的康复空间,而不是怀疑和提防。

精神障碍并不是所有都表现为迁延不愈,事实上如果治疗及时,疗效满意,大部分患者是完全可以缓解精神症状的。就比如上面说的那名出色的患者,就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但她康复后的社会适应,比很多同龄人都要好,多次依靠自己努力考入事业单位。

对于患者,社会欠缺的东西

其实就像这个问题一样,我们的社会对于精神障碍患者的康复,是欠缺很多东西的。比如如何帮助患者回归社会,回归家庭。长时间的住院治疗,对于自身精神疾病的耻辱感,都影响了患者回归社会,回归家庭的进程。这个时候如果社区能够帮助患者,给患者提供回归的机会,比如简单工作的机会,那么我相信患者一定能够更好的回归社会。

其实在精神医学相对发达的美国,就存在这种类似的康复工作,社区会创造这种工作机会,让患者感受到自己融入了这个社会,就不会逐渐的脱离社会了。

另外,整个社会对于精神障碍患者的包容度也有待提高,确实有一些患者的精神症状带来了一些危险,但我不同意污名化整个患者群体,毕竟还有很多社会适应相对好的患者,起码不能一概而论。精神障碍患者需要的是理解,是关爱,是社会更大的包容,毕竟这个群体太大了,而且是我们社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精神科医生,但我希望你不是,因为你对自己的患者缺乏信心和爱心,可能真的不适合成为精神科医生。

气甲文婷2022/1/29 14:05:59

如果我发现我孩子的班主任有精神病史,我想我会在不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给我的孩子调班或者转学。


虽然我知道学校会把好关,一定是在她已经完全病愈的情况下,才会让她走上工作岗位的。但是我还是会不放心,所以我不会让孩子在这样的老师手底下学习。

我妈妈原来上班的学校,就有一位女老师得过精神病,我记得她姓夏。我听我妈说,夏老师犯病的症状是是会突然大笑。我妈说她第一次被送进精神病院就是因为在学校正在开大会的时候,她忽然就开始哈哈大笑起来。我妈说一开始看她笑,大家也都跟着她笑,但是笑了一会儿以后大家都开始害怕了!因为她已经笑的嘴唇发紫浑身抽搐了,但是还在发出哈哈哈的笑声。听说她被送到精神病院以后,医生马上给她打了一针镇静剂,要不然她真的可能会大笑而死。


她住了一个多月医院就出院了,但是学校没同意她回来上班。而是让她在家修养了一年多同意她回学校上班了。

学校没敢让她担任班主任,而是让她教体育。那时候的体育课还不被重视,体育老师都是兼职的。最主要的是体育课几乎总被班主任老师占用了,所以有的时候她一个星期也上不了一节课

可是有一天她却因为被一个学生顶撞而发了火,以至于做出了让校领导感觉后怕的举动。

那时候一到冬天体育课都会改到在室内上,所以体育课也就变成了自习课。

她那天的体育课没有被占用,所以她就领着孩子们在室内上自习。她警告学生都老老实实的写作业,不许说话打闹。可是有两个男同学却一点都不老实,一直在说笑打闹,她就想让其中一个男孩子出去站一会儿去。结果那个孩子根本就不听她的,坐在坐位上不肯出去不说,还问了她一句:你算老几啊?凭什么让我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那孩子的这句话顿时激怒了她,她忽然就暴怒起来。听那个班的学生说,她几下就把那孩子扒的只剩下一条裤衩了,然后她就把那孩子推到外面去了。

好在那孩子胆子小,没有马上跑回家,只是站在外面大哭起来。那孩子的哭声很大,马上就让对面一排教室里学生注意到他了,那些孩子看到他只穿一条裤衩站在外面,顿时就都沸腾了。教室里马上乱成一锅粥。对面教室的老师看见了,赶紧拿着自己的大衣跑了出去。

那个老师跑过来赶紧用大衣把那孩子包上了,这个老师一跑出来,他们班的学生也都跑出来看热闹了。

当时这件事儿在我们学校轰动特别大,然后夏老师是精神病的事情马上就在同学中传开了。


后来学校就把她安排到校办工厂去工作了,等到学校的校办工厂黄了以后,就让她病退回家了。我记得她病退的时候提了一个条件,那就是让她女儿接她的班,然后她女儿真的就成了一名老师。

好在那个被她扒光衣服的学生家长挺好说话的,学校领导和工会的人去他家看望了那个孩子,我妈说好像是赔偿了五百块钱。八十年代的五百块钱也算不少了,差不多是一个人一年的工资。

所以说,有精神疾病的人真的不适合和孩子们打交道。我真的不想让得过精神病的老师教我孩子,不出事还好,出了事就是大事!

夹谷玉宸2022/1/29 14:05:59

如此说来,你是位精神病医生吧!既然你是专业医生,应该更加了解精神病啊,干嘛还问网友??据我所知老师精神病不会遗传给或者传染给学生的!

无定敏达2022/1/29 14:06:00

我也是家长,我换位想了一下,如果那样我也会很担心,甚至怀疑他的能力,不仅是学科教学,甚至是怀疑他的正向的教育能力。

这个“心结”,不是死扣。

你可以本着对孩子们负责的态度,做一些事情。首先,对于他的病情,你是最了解的。他的病情的治愈过程和康复状态,你都可以跟踪到一些,做个大致评估(我想,他可能是那种可以治愈且复发性小的病种)。做完这一步,你应该对他的健康心里有数了。

不过,还需要做一步。应用你的医学理论,比如:生气时这类病人有什么举止,遇到一些特殊事件,他们会有什么反常行为总之,你想一些最能判断他们病情的事例。想这些干什么呢?假装关心孩子的学校生活,问孩子,老师和他们相处时的言行。多问一些,就有答案了。你就释然了。

还有就是,问问学校里你认识的老师,侧面了解一下。我觉得,应该是没有问题的,现在的家长都很“厉害”,早就帮你检验过了,应该不是病愈后的第一年教学吧。

如果你还是心里有槛,也无可厚非,找个什么正当点的理由,调班吧。

听说,前世100次回眸修得一个粉丝,谢谢继续关注!

桃花芷瑶2022/1/29 14:06:00

发现自己的孩子的班主任是我曾经的一位精神病患者,怎么办?亏你还是医生,精神病治愈者就是正常人。

精神疾病把它分为轻性精神疾病和重性精神疾病,不管是轻性精神疾病,还是重性精神疾病,只要早诊断、早治疗且方法比较得当,而且患者也比较配合,也就是依从性比较高,是可以临床治愈的。

佟佳锐锋2022/1/29 14:06:00

不知道还好,知道了确实是个事,虽然你是精神病科医生但必能确保病人人人都能治愈,即使治愈也不能确保不会复发!如果自己偷偷给孩子转学,有可能感觉对其他孩子有些不负责任。但如果向学校反映这个问题有可能直接把这位老师的饭碗给砸没了。你是医生应该很清楚这位患者是否已经痊愈了,你需要根据孩子的描述去跟进这位患者的康复情况,也算尽了你的职责,如果孩子说老师经常做一些令人费解的事,说明还没完全康复,这需要你和学校反映真实情况的。如果恢复很好,没什么异常行为,还是不要去做毁坏一个人一生的事,这也验证你的治疗效果。

凌萓小哥哥2022/1/29 14:06:00

那只是曾经,人家肯定已经恢复健康可以胜任这份工作了。你作为一个医生,应该保护患者的隐私,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人,不要散布别人过去的隐患,这才是真正的医者仁心[灵光一闪]

中路法师如果出了圣杯肯定要招到队友嫌弃,心态不好甚至会破口大骂,说你是坑货那是必然的了,为什么嫌弃法师出圣杯呢?我们来看一下这个装备的基本属性吧!圣杯我们看出,圣杯主要作用就是回蓝快,出了圣杯蓝量基本保持满格,多的用都用不完,在赖线能力和持续作战上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呢这个装被除了回蓝,其他方面可以说一无是处,法强低,而且还比较贵。如果第一个大件就出圣杯的话,前期根本打不出伤害,对敌人造成不了压制效果,在配合队友抓人时,你没有输出那么就会给队友带来极大压力,敌人抓不死,甚至会被反杀,这个时候往往就矛盾产生的时候,你嫌队友坑,而队友又嫌你没有伤害,最终导致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法师作为队伍中最核心的输出位置,首先考虑的就是要打出高伤害,为团队提供输出,如果第一个就出圣杯,不仅拖自己节奏,而且会拖整个队伍的节奏,所以说出圣杯的法师会招到队友嫌弃,当然是懂的队友,不懂的管你出什么。中路法师最大的特点就是爆发高,特别是炮台型的法师,比如像干将、小乔之类的,手长爆发又高,瞬间就能打出极为恐怖的伤害,如果有足够的爆发那么就能远程清线,远程poke,远程击杀敌人,一套就能击杀敌人,出圣杯就需要两套,一套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何要多此一举呢。而且法师都靠技能打输出,技能又有CD,不像射手那样有强悍的持续输出能力,一套技能打出去会有一段非常长的技能真空期,往往技能打完后你就不知道要干嘛了,所以优先就要考虑一套技能伤害最大化,尽可能的一套将敌人击杀。圣杯作为一件辅助装备,在提升伤害上有限,辅助英雄出圣杯当然是可以的了,又不要求你打伤害。但是走中路的法师都是要打纯输出的,基本上所有的法师核心三件套都是回响、面具加帽子,这三个装备高法强加成和强大的被动属性可以极大的提升法师的瞬间爆发力,出完三件套足以一套击杀脆皮。法师的出装一般是1鞋子+核心三件套+1功能性装备(如法穿杖,辉月)+1灵活出装(如复活甲等)。大家在玩中路法师时,尽量不要出圣杯,又贵又没有特别厉害的被动,非常拖节奏。如果缺蓝可以叫打野给个蓝buff,或者偷别人家蓝。出个小水晶或者直接回家嘛,又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65102022/1/29 14:05:12
介绍几位镇江籍的名人,他们是:△茅以升(1896年1月9日—1989年11月12日),江苏镇江人,土木工程学家、桥梁专家、工程教育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工程院院士,中央研究院院士。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九三学社第五至七届中央副主席、第八届中央名誉主席,第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丁石孙,祖籍江苏镇江,1927年9月出生于上海,民盟成员、中共党员,1950年参加工作,清华大学数学系毕业,大学学历,教授,是著名的数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民主同盟的杰出领导人,北京大学原校长。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盟中央主席,欧美同学会理事会会长。△李岚清,江苏镇江人,1932年5月生,1952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工作,复旦大学企业管理系毕业,大学文化。曾任中共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陈竺,江苏镇江人,农工党成员,1953年8月生,1970年4月参加工作,法国巴黎第七大学血液学研究所肿瘤发病基础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科学博士学位,教授,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农工党中央主席。△唐家璇,江苏镇江人,曾任外交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外交部党委书记、外交部部长、国务委员、中国国际关系学会会长。△殷方龙,江苏扬中人,解放军上将军衔。1953年11月生,1972年12月参军。历任解放军第二炮兵政治部主任、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中部战区政治委员。2015年7月晋升上将军衔。△周坤仁,江苏丹阳人,解放军海军上将军衔。历任海军政治部副主任、南海舰队政委、海军副政委兼南海舰队政委、海军政委、总后勤部政治委员。2000年晋升为海军上将军。
3102022/1/29 13:59:48